主页 > W时生活 >【朱天心专栏】神鵰侠侣 >

【朱天心专栏】神鵰侠侣

[2020-06-13 07:53] 来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加坡金沙bbin
【朱天心专栏】神鵰侠侣

朱天心专栏〈神鵰侠侣〉全文朗读

朱天心专栏〈神鵰侠侣〉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必定会让某些人失望的,这篇并非在赶热潮的谈金庸或金学,我要写的是动保圈里我心目中的神鵰侠侣。

人称KT的这位杨过,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年未过三十,模样好似那日本少女漫画里人人恋慕的学长,眼里还闪着星芒咧,因此我不大能相信,他为何愿意做这暗夜鼠辈、喔不、英雄的事。

鼠辈、英雄在其他领域判若黑白,但只有在动保圈,那些我心目中的英雄(暗夜中避开敌意的人们,餵浪猫、救援抓扎浪猫的),行动鬼祟如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那是零五年,街猫婴儿潮的巅峰(后来回溯这一段,估计是零三年SARS时期,闻这陌生病毒色变的无知人们大量将家中未扎的猫咪弃养于外、所造成的繁殖结果),捕捉扑杀尚是处置流浪动物政策的年代,我和天文成天救火队一样的救援收养和抓扎街猫,终至碰到一残酷的社区而撞墙,那离我们家不远的社区,先在地下停车场放毒,七孔流血了十数只猫后,中产居民怕小孩好奇误食,要求里长做点甚幺,里长将烫手山芋丢给我们,我们通过门禁森严的警卫进入社区庭园,倖存的一窝小猫正被关在笼子里,无遮荫无猫砂,牠们的妈妈和前胎的大哥哥焦虑的守在笼旁不去,我和天文请社区管委会给我们一星期时间,我们在出入的警卫室张贴公告说明若幼猫一周内未被认养、会被送至收容所、七日后再无人认养将被扑杀;至于成猫,我们会负责抓去绝育放回。

那一星期,我们天天去餵食、更换猫砂(颱风季,雨一打溼,好好的一盆猫砂竟成水泥、且和水泥一样的重),此外我赶紧写了一篇〈一只兴昌里小猫的告白〉给陈斐雯还在的中时刊登求援。

第七日,里长告诉我,有一年轻男孩(KT?)见报至她办公室询问此事,并表示若还没人认养他们会接收。

同时的第七日,我们已将幼猫们送回铜锣我外公家,由照顾外公的越南女孩照顾。这期间,警卫说并没任何住户询问过猫咪去处下落,这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几天后,我接到他们住委会所发的存证信函,告知我再敢进他们社区照顾猫,会依法提告云云。

是我看过最无情残酷的社区。

 

那年底,署名「台湾认养地图」负责人的KT透过友人邀请我参加他们动保志工种子训练营。

如此,我见到了KT,和他身旁的小龙女,小龙女叶子有一双黑亮的眼睛,似齧齿动物特有的温驯和善眼神令人难忘。

很快,我就发觉,真正的发动机是叶子,不自量力但毫无苦相的发动机是处女座的叶子(这样的特质是我太熟悉了同属处女座的姊姊天文),但她气喘病史比我还久远,发作起来时还得拖着氧气筒上班,心疼她的KT原有自己的工作和兴趣,为了能与叶子分劳,越做越多、越走越远、终至踏入那无人迹之径而无法回头了。

多年来,叶子身边始终有数十只照顾着待认养的小猫,KT架设的「台湾认养地图」网站,除了帮忙媒合认养人外,也因过程中发现国人的欠缺生命教育观念和公部门动保政策的落后与怠惰,也担起了教育宣导工作,例如简洁的口号「以认养代替购买,以绝育代替扑杀」,尤其街猫的TNR(捕捉绝育放回)的观念引进和实践,竟成功翻转了公部门的政策(当时的动检所、后来的动保处的首长严一峰,他与具此理念和知识和实践力的动保团体合作,以志工们为人力基础试行TNR,是台湾最早实施以TNR取代捕捉扑杀的城市)。

短短这几行话,我们却都做白了头:动保处的受训、进而为讲师、说服里长签同意文件、参加各个大小封闭型社区的住委会大会、民间和学校有关动保议题的大小演讲、游击队般的援助资源人力不足的爱爸爱妈们、媒体受访、更不用说一日不可少的餵食街猫……

 

我记得好多回,我和KT俩面对即将的一场硬战(官腔官调的官员、横暴的居民、无力告饶的社区警卫……),我们总不约而同深深吸一口气,戴上墨镜(?)、不、肃穆的人脸皮,只差没一身黑西装,像MIB里终日处理外星人事宜的两位星际战警(怎幺不是,只我们处理的是喵星人事),我们搭配绝佳,我发现他就要冷脸恶言时,就快快动之以情,他每见我热血冲脑,就打断说说道理和无温度的动保法律,真可惜,我们不是推销员,不然甚幺都卖得出去。

这一埋头,十年就过去,我们像老战友,都白了头都负了伤,都荒废了自己的本业工作,我和叶子健康状况越差(儘管如此,她丝毫没削弱战斗力,还出了一本《猫中途公寓三之一号》),KT也因常时太过坚持原则,而一身「运动伤害」(与其他动团的主张、路线不合而遭否定,忘了彼此相同的那百分之九十九,而为百分之一的相异水火不容至形同陌路寇雠)。

终至一四年太阳花时期,KT一次当我面说出「资源都被你们四年级赚走,位子也被你们佔光。」当场,我像只负伤的兽怒看他一眼,他补一句「你例外。」这我才发现,我们的鸿沟远远超过我们的年纪差距。

后来听说KT和叶子打算移民花莲,那里的空气应该有助叶子健康的改善,这些,都是我透过脸书关注他们的移民进度所知。叶子将新居命名为猫咪永久屋,手边的近四十只猫不再外送(或该说,其中大部分认养被退回的猫,不知曾发生何事,从此都成了心灵和行为异常的猫),让牠们终老于斯。

 

年中,他们总算正式搬家,一口气搬将近四十只猫的工程很难想像的,于是八月底一场花莲的演讲邀约,我爽快答应主办单位,心底想的是,该去看看老战友了。

猫咪永久屋里,我认出几只我参与过牠们童年的猫,我多幺清楚记得牠们与母亲的落魄模样,我更记得我捕捉扎了牠们的母亲、带走断奶但仍想依偎着母亲的牠们、终止了牠们的天伦和童年……,我偷偷拭了泪,心中说着「对不起呀……」

就如同诸多不愿占用人族资源的动保人,叶子靠着做天然手工精油皂在网上贩售维生、付猫咪永久屋的房贷、照护医疗猫们的所有费用……,我半点也帮不上忙,只灯下的饭桌上,帮着包装一盒盒太乙膏,并贴上上写着出品日期的猫咪图贴。

次日,KT以主办单位要求的在地作家身分与我有一场对谈,我们多年没在一起谈动保,也许面对的是异国来访的大学研究生,也许我们是在那中央山脉脚下,格外轻鬆,不须戴上墨镜,不须挂上肃穆人皮,不需面对残酷奇异的敌人……,唯老战友的默契一如过往。

回程,车过木瓜溪,我心中默默暗念:翩然隐世的这对神鵰侠侣,KT和叶子,你们已打过美好辛苦的战役,祝你们幸福。

作者小传─朱天心

朱天心(朱天心提供)

山东临胊人,1958年生于高雄凤山。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主编《三三集刊》,并多次荣获时报文学奖及联合报小说奖,现专事写作。着有《方舟上的日子》《击壤歌》《昨日当我年轻时》《未了》《时移事往》《我记得……》《想我眷村的兄弟们》《小说家的政治周记》《学飞的盟盟》《古都》《漫游者》《二十二岁之前》《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猎人们》等。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新加坡金沙bbin|搜罗天下热点信息|阅读让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正网sun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现金网申博体育